<em id="fleml"><span id="fleml"><pre id="fleml"></pre></span></em>
    <button id="fleml"></button>
  • <span id="fleml"></span>
    首頁 > 華東資訊 > 正文
    還在用Spotify 音樂家的收入在Web3中從300美元暴漲到60,000美元
    發布時間:2022-11-02 23:58:34 來源:2022-11-02 23:58:34 A+ A-

    今天,華東在線給大家帶來《還在用Spotify 音樂家的收入在Web3中從300美元暴漲到60,000美元》的介紹,關于還在用Spotify 音樂家的收入在Web3中從300美元暴漲到60,000美元的內容也是小編從網上整理,希望對大家有用。

    文章來源:彭博社

    NFTs提供了傳統流媒體主導的音樂業務中難以企及的財務收益

    一批音樂藝術家開始使用新的、基于區塊鏈的數字領域(有時被稱為web3)來做他們一直夢想的事情---通過制作音樂賺錢。

    他們將自己的歌曲和音樂作為非同質化代幣(或稱NFT)出售,所獲得的收入大大超過了他們從Spotify等流媒體服務中獲得的幾分錢。同時,他們正在為web3的元素提供一個切實的使用案例,web3是投資于區塊鏈技術風險資本家的首選術語。

    Iman Europe是一名創作型歌手,自11月以來,她以NFT的形式銷售了五首單曲和一個音樂視頻,賺了22.2個以太坊(現在價值近6萬美元)。相比之下,盡管她在各平臺上獲得了約400萬次的收聽率,但她每月從流媒體中獲得的收入只有約300美元。她近40%的NFT收入是通過二次銷售獲得的,她從每次轉售中獲得10%的分成。

    根據研究數字音樂創新的組織Water & Music的數據,像Europe這樣的音樂人去年通過NFTs獲得了8300萬美元的初級銷售收入。

    該組織發現,獨立藝術家占到了這一收入的70%,這是一個正在吸引大型投資者關注的趨勢,包括12次格萊美獎得主John Legend。本月,他與一群企業家和風險資本家一起宣布,他將為藝術家推出一個平臺,利用該技術幫助藝術家實現其作品的貨幣化。

    NFT在獨立藝術家中的受歡迎主要是因為NFT領域的賺錢效應遠遠超過了傳統唱片企業。為了發布NFT,藝術家將他們的媒體--如歌曲或視頻--附加到一個可驗證的數字代幣上,然后在Nifty Gateway或OpenSea等在線市場上拍賣。這些都是在區塊鏈技術上運作的,它提供了一個交易歷史的在線記錄。

    買家獲得了數字資產的所有權,以及向有限的人發布的文化緩存,在某些情況下只向一個人發布。有時,音樂只能以NFT的形式提供;這有點像擁有你最喜歡的藝術家的唯一一張CD拷貝。

    住在布魯克林的25歲的Alec D'Alelio在2021年2月購買了他的第一張NFT歌曲。這首歌是由一位名叫Supa Bwe的藝術家制作的,D'Alelio說他是芝加哥音樂界有影響力的藝術家。

    "在那個時候,音樂NFTs還處于早期,很少有人在做這件事,"D'Alelio說。"我想表明,人們會買這些東西,人們關心和支持他喜歡的藝術家。"

    D'Alelio也以制作音樂為樂,此后他又買了十幾張不同藝術家的歌曲和專輯的NFT。他估計他的總收藏價值為4.75ETH,或約12,000美元。他購買每件作品的價格在0.1到1個以太之間。

    Christian Kaczmarczyk是風險投資公司Third Prime的負責人,他擁有20多張不同藝術家的歌曲的NFT。在他的庫存中,有幾個名字,如說唱歌手Jon Waltz,是他從大學開始就聽的藝術家。其他音樂人,他是直接在NFT平臺上發現的。他估計他的收藏價值約為15萬美元。

    27歲的Kaczmarczyk說:"我有一些藝術家的NFT打算永遠不賣,只是因為我是他們事業的忠實支持者?!?/p>

    有機會以更高的價格轉賣,是對買家最明顯的經濟激勵之一

    一項研究發現,前10%的NFT交易者進行了85%的交易,97%的資產至少交易過一次。曾經在一家區塊鏈初創公司工作的福勒說,NFT活動增加的一個關鍵驅動因素是 "人們有閑置的加密貨幣,想用它做其他事情,這可能比僅僅購買比特幣更有趣。"

    其他購買心理

    收藏家可能會因為 "擁有 "NFT中的音樂或藝術而獲得炫耀的權利,但不一定擁有版權。NFT收藏者是否可以用作商業用途?目前來說答案是否定的。

    法學院專門研究知識產權和娛樂法的法學教授Kevin Greene,說:"版權法與NFTs的融合仍然是一個巨大的未知數,現在它是一個“狂野的西部”,甚至版權律師也搞不明白。"

    主流玩家進入這個舞臺,從Katy Perry 里到BTS的頭條新聞都開始關注。據Water & Music的創始人Cherie Hu稱,獨立藝術家與大品牌藝術家之間的收入差距正在縮小。

    獨立藝術家有一些大公司所沒有的東西,許可協議通常會阻止A級藝術家將單曲或專輯作為NFT上市。相反,明星們傾向于發布視覺藝術。例如,佩里出售了一組幕后照片、移動藝術和實體音樂會道具。未簽約的藝術家能夠避免作為NFT發布音樂的許多法律障礙。

    這種商業模式吸引了居住在明尼蘇達州圣保羅的說唱歌手Allan Kyariga,他在音樂界被稱為Allan Kingdom。他說,進入NFT行業后,他不再追求傳統音樂事業。

    當一位粉絲推薦他在11月使用NFT銷售其音樂視頻時,他開始發布NFT。在賣出10個后,他的收入總額為15.8個以太或4萬美元--他說,這個數額是他這種級別的藝術家的發行協議預付款的兩倍。

    誰也不能保證獨立藝術家在NFTs上的成功會持續下去。去年是NFTs的大豐收之年,隨著名人、政客甚至帕里斯-希爾頓等社會名流的進場,這些數字收藏品的市場超過了170億美元。然而,隨著今年許多加密貨幣的下跌--大多數NFT泡沫破裂,一些人開始懷疑音樂NFT的模式是否可以持續。

    好了,關于還在用Spotify 音樂家的收入在Web3中從300美元暴漲到60,000美元的分享就到這。

    版權聲明:轉載此文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,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,我們將及時更正、刪除,謝謝您的支持與理解。

    一级a爱大片免费视频
    <em id="fleml"><span id="fleml"><pre id="fleml"></pre></span></em>
    <button id="fleml"></button>
  • <span id="fleml"></span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