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fleml"><span id="fleml"><pre id="fleml"></pre></span></em>
    <button id="fleml"></button>
  • <span id="fleml"></span>
    首頁 > 華東資訊 > 正文
    中國第一嘻哈人是誰「中國嘻哈之父」
    發布時間:2022-11-02 00:45:03 來源:2022-11-02 00:45:03 A+ A-

    今天,華東在線給大家帶來《中國第一嘻哈人是誰「中國嘻哈之父」》的介紹,關于中國第一嘻哈人是誰「中國嘻哈之父」的內容也是小編從網上整理,希望對大家有用。

    戴兵和崔健演出資料圖

    和妻子一起成立了“D.D.節奏演唱組”

    “也許每個人的成績不一樣,水平也不一樣,但是要看他為作品付出了多少,一個剛出道的藝人用100%的精力創作一首有些蹩腳的作品,也是值得尊重的?!?/p>

    這是內地第一位嘻哈音樂人戴兵生前說的一段話,他專注于嘻哈音樂30多年,也許普通老百姓對他的名字并不熟悉,但是在音樂圈,他的善良、純凈連同他的音樂一起,感動過很多人。

    1月17日,戴兵因病去世,享年52歲。1月27日,戴兵的兒子Tianyo DAY在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采訪時透露,戴兵去世原因是心源性猝死。他說父親在去世之前身體狀況已經非常差了,連站起來的勁兒都沒有。因為疫情的原因,沒有舉辦追悼會。這位“中國內地第一位嘻哈音樂人、中國RAP說唱第一人”的去世,讓很多知道他、熟悉他的人唏噓不已。曾經為了追尋音樂夢,戴兵辭掉鐵飯碗。1992年,他和妻子組建了內地第一支嘻哈組合——D.D.節奏,當年的戴兵還曾憧憬并且堅信他們有實力成為國際一流的樂隊,后來戴兵退居幕后,但他始終熱愛和推廣嘻哈音樂。

    結緣 R&B

    兩次沒進決賽的小眾音樂人

    戴兵1968年出生于北京。上世紀80年代初,卡帶錄音機、港臺歌曲開始流行起來。北京的街頭巷尾經常飄蕩著鄧麗君、劉文正的歌聲,而戴兵卻偏愛歐美黑人音樂。

    他曾在一篇自傳性質的文章中寫道:在我童年的印象里,胡同的房子是暗淡無色的,生活是平淡無味的,但我的內心渴望著亮光。年紀漸漸大了些后,我也逐漸找到了生活的亮光,那就是歐美音樂。

    1985年,美國歌手邁克爾·杰克遜領銜為非洲賑災演唱的《We Are The World》同步傳到了中國,戴兵著迷于這些歌星們獨特的聲線和演唱技巧,竭力模仿卻不得要領。當時他便在心里跟自己說:如果我唱好了,將開辟一個新的音樂領域,興許能借著唱歌擺脫目前的處境。

    1987年,北京舉辦了首屆“群星杯”通俗歌曲大賽,戴兵覺得機會來了,他準備了兩首黑人R&B歌曲去參賽,但當時比賽的章程是“鼓勵民族唱法的通俗歌曲?!?/p>

    雖然對自己選的曲目有些忐忑,但是戴兵勁頭十足并且自覺超常發揮,卻不料沒等來復賽的通知。不過這件事對他來說不算是打擊,更沒有影響他對唱歌的熱情,幾個月后,他又帶著這兩首歌參加了北京市“中學生藝術大賽”,依然沒能進到復賽。命運給了他另外一個緣分——這次參賽,戴兵結識了同樣喜歡歐美音樂的沈黎暉。

    外交學院里的長頭發樂手

    1988年,沈黎暉組建“π”樂隊(清醒樂隊前身),戴兵擔任貝司手,開始在北京的一些Disco舞廳演唱R&B歌曲,得到了許多觀眾的認可,戴兵開始有點小得意了。戴兵后來回憶,當時還在上高中,學校的合唱比賽上,他自告奮勇組織同學合唱英國樂隊Wham(威猛樂隊)的《Careless Whisper》(無心快語),結果得了倒數第一名,“班主任老師鼻子都給氣歪了?!?/p>

    當年9月,戴兵頂著一頭披肩長發走進了外交學院的校門。大學期間,戴兵仍然熱衷于做音樂和樂隊的排練,學校的文藝匯演他當然也積極參加。

    媒體人、中國獨立音樂收藏家周儉接受北青報記者采訪時回憶說,因為音樂理念不同,戴兵最終離開了“π”樂隊,因為他真正喜歡的還是嘻哈、說唱,而不是搖滾樂。在周儉的印象中,戴兵低調、執著,“他是真的喜歡嘻哈音樂,他想推廣自己喜歡的東西?!?/p>

    周儉認為,以“內地嘻哈第一人”定位戴兵更準確,而不是說唱第一人,因為說唱只是嘻哈文化中的一部分,說唱只是音樂中的一種形式,國內最早運用說唱的應該是崔健,他在1986年1月創作了《不是我不明白》。

    知名樂評人郭志凱評價,戴兵善于把嘻哈音樂做得更加本土化、更接地氣,并且符合國情,他善于研究歌詞,在說唱領域非常用心,現在再聽他過去的作品,仍舊非常經典。

    組建樂隊

    “中國新音樂里”唯一的說唱組合

    大學畢業后,戴兵進了一家外企工作。那個年代的外企員工堪稱天之驕子,機會、地位、待遇都比普通人高不少。但是戴兵覺得,這并不是他想追求的生活,他希望自己在音樂上更有作為。他的女友,也是后來的音樂搭檔天寶鼓勵他,既然那么熱愛音樂,就不要等到將來歲數大了,想做做不成時再后悔。

    于是戴兵辭掉外企的工作,拿出全部的積蓄,并且從母親那里借了一大筆錢購買了電子合成器、音序器,還有其他專業設備,和女友天寶一起成立了“D.D.節奏演唱組”,成為了自由音樂人。那一天是1992年2月24日。

    “D.D.節奏”成立后,戴兵一邊翻唱經典歌曲,一邊創作自己的歌曲。那段日子對于戴兵來說是最艱難的時期,積蓄花光了,沒有經濟收入,音樂圈里沒有熟人,他就騎著自行車,去各大飯店尋找演出的機會。終于在亮馬河大廈的“金曲廊”開始了固定的演出。

    據周儉回憶,北京的好多老外特別喜歡戴兵的音樂。戴兵在金曲廊演出的時候,吸引了一支美國樂隊的關注,他們把戴兵介紹到了一個墨西哥酒吧演出,在那里,戴兵認識了崔健,這是他人生的一次機遇。

    作為當時中國唯一的說唱組合,“D.D.節奏”加入了官稱為“中國新音樂”的搖滾圈兒。戴兵受邀參加了崔健的多場演唱會,據樂評人郭志凱介紹,“D.D.節奏”還曾作為崔健樂隊的伴唱,參與表演了《不是我不明白》這首歌。這首歌是戴兵上中學時很喜歡的一首歌。

    經歷“史無前例”的苦惱

    1999年,“D.D.節奏”完成了首張專輯的錄制工作。他們的演出也從以前的地下Party、迪廳、劇場,轉到了體育館、體育場……在音樂的道路上越走越順。

    電影導演、樂評人江小魚跟戴兵是老朋友,上世紀90年代末曾擔任中國新音樂(新鄉)演唱會總策劃。他回憶稱,那場系列演出登臺的有崔健、黑豹樂隊、零點樂隊等,而戴兵的“D.D.節奏”是崔健特約的演出嘉賓。

    江小魚當時也喜歡嘻哈音樂,而戴兵組建了當時國內唯一的一支說唱組合,所以兩人特別聊得來。在江小魚的記憶中,戴兵謙卑、低調,“眼睛大大的,很清澈,有點萌。他在臺下特別的安靜,不怎么說話,但是他一上臺,完全不一樣了,特別有感染力!”

    江小魚曾經評價“D.D.節奏”是中國最好的說唱樂手,他們參加了當時國內幾乎所有說唱樂的演唱錄制,也受到了國外媒體的關注。但他們依然很苦惱——沒有唱片公司肯冒險為他們出唱片。因為國內只有這么一支說唱樂隊,沒有“對標”,誰也不想做“史無前例”的事。

    戴兵曾經說過,說唱樂是很難的事,歌要反復練,韻要拿得準……沒有偷懶的余地。他說:想一夜成名的歌手,看見他們這樣辛苦,大概就不會干了。

    退居幕后

    有機會走紅卻太過低調

    因為有很多共同語言,后來江小魚和戴兵經常在一塊兒工作,還一起創作過一首公益歌曲,江小魚作詞、天寶作曲、戴兵編曲——《綠色聽得見》,由孫楠、杭天琪、黃格選、李春波等歌手演唱。江小魚回憶,這首歌是他先寫的詞,然后是天寶作曲,戴兵編曲。當時因為一些事情,江小魚拖稿拖了很久,他記得創作那天,制作團隊特意去把他接到了亞運村的一家酒店,其中就有戴兵,“進了房間以后,他們就找借口出去了,還把門給我反鎖,說你再不寫,就不讓你出來。我就在房間里面寫了大概一個多小時,完成了歌詞的創作?!?/p>

    但是后來很長一段時間這對朋友互相沒有再聯系。江小魚說,戴兵的性格屬于別人不找他,他也不會主動去聯系別人的,但聽說他一直在堅持做嘻哈音樂。最早做,又一直堅持做,這一點就很不容易。

    江小魚認為戴兵是有機會走紅的,有資源、有實力,整個創作狀態都非常好,戴兵夫妻當年還憧憬并且堅信他們有實力成為國際一流的樂隊,但后來戴兵卻退居幕后工作。多年后他們又見過幾面,都是在錄音棚里他幫別人錄歌。

    “他專心做自己的事,不混圈、也不蹭誰的熱度。有事他就出來幫,沒事兒你就找不著他?!苯◆~評價道,相比較而言,漢語的音樂性稍弱,包括崔健、周杰倫等都在探索怎么能把漢字變得更加音樂化,而戴兵也思考過這些,“我覺得他并沒有真正意義上形成他自己的風格,這也是特別令人遺憾的地方?!?/p>

    兒子也走上音樂道路

    對于后來的銷聲匿跡,戴兵在一篇自傳性的文章中提到,當時他和妻子天寶想要一個孩子,于是妻子退出了舞臺,準備生寶寶,做一個全職媽媽,希望給孩子最好的陪伴和照顧。

    于是戴兵一人重新出發尋找方向。2002年,戴兵奪得了“中國人唱外國歌”最佳原創外語歌曲獎,還發行了個人專輯《勇敢的心》,并且參加了2003年北京電視臺春晚。那一年,戴兵的兒子Tianyo DAY出生。

    2002年夏天,戴兵和好朋友王為一起開了“Club MIX”,戴兵開始了嘻哈DJ生涯。2011年戴兵進了央視“新科動漫”頻道擔任音樂編輯,把自己的全部設備搬到了臺里。在這里戴兵開始更多地接觸影視音樂的創作,同時兒子Tianyo DAY也得到了許多錄音、作曲的實踐經驗,并且在父親的工作中成為了好幫手。

    就這樣,兒子在戴兵的影響下,也走上了音樂的道路。Tianyo DAY說,他雖然沒有子承父業做嘻哈音樂,但是受父親的影響,成了一名電子音樂DJ,現在已經創作了幾十首曲子。在音樂的道路上,父親非常尊重他的音樂選擇,Tianyo DAY做DJ打Party時,父親有時還會幫他當MC和打擊樂手。

    在父親的支持下,17歲的Tianyo DAY在2020年出版了他的首張個人電子舞曲專輯《Tianyo DAY 17》。

    在兒子眼中,父親戴兵是一個非常善良、正直的人,對每個人說話都很客氣,做事不輕易放棄。Tianyo DAY回憶,父親非常自律,2015年查出糖尿病之后,凡是對他血糖控制不利的食品,他一口都不吃。但是因為長期的糖尿病,父親越來越瘦。

    Tianyo DAY說,在他的印象中,父親對待音樂從來不糊弄,精益求精?!霸诤髞硭麕易鲭娮右魳返臅r候,也是這樣要求我的,我也會一直按照他對待音樂的態度來做音樂?!?/p>

    文/本報記者 壽鵬寰 統籌/滿羿

    好了,關于中國第一嘻哈人是誰「中國嘻哈之父」的分享就到這。

    版權聲明:轉載此文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,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,我們將及時更正、刪除,謝謝您的支持與理解。

    一级a爱大片免费视频
    <em id="fleml"><span id="fleml"><pre id="fleml"></pre></span></em>
    <button id="fleml"></button>
  • <span id="fleml"></span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