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fleml"><span id="fleml"><pre id="fleml"></pre></span></em>
    <button id="fleml"></button>
  • <span id="fleml"></span>
    首頁 > 藝術百科 > 正文
    萬壑千巖奔腕下 落紙云煙勢若虹——侯恩儒書法藝術賞析
    發布時間:2022-11-02 00:45:09 來源:2022-11-02 00:45:09 A+ A-

    今天,華東在線給大家帶來《萬壑千巖奔腕下 落紙云煙勢若虹——侯恩儒書法藝術賞析》的介紹,關于萬壑千巖奔腕下 落紙云煙勢若虹——侯恩儒書法藝術賞析的內容也是小編從網上整理,希望對大家有用。

    原創 南遠景

    侯恩儒先生近影

    2016年,偶然從新疆有關報刊看到侯恩儒書法作品以及相關報道,感覺其楷書、行書和草書都有相當厚實的功底,尤其草書可歸上乘,對侯恩儒書法留下了好的印象。前不久,得知恩儒先生從部隊團級單位政治委員任上退役后定居成都、親眼看到他的書法新作,更對其近幾年的學術精進刮目相看。部隊是一個大學校,也是各類人才成長的搖籃。恩儒先生的書法藝術道路和藝術實踐再次證明了這一點。

    (以下均為侯恩儒先生書法作品)

    筆走龍蛇無捷徑 鐵硯磨穿方始成

    恩儒先生出生在陜西扶風一個文化人家庭。父親是解放前的初中畢業生,解放后從事政府文案工作,寫得一手好字。兄弟數人,耳濡目染,均與書法結下不解之緣。小學二年級時,老師經常將侯恩儒的毛筆字作業拿到四年級同學中間傳閱。即使數學課上的三角形,他也比其他同學畫得規范好看。

    1976年,因為能寫一手漂亮的楷書,侯恩儒被接兵部隊領導看中,從而成為一名光榮的解放軍戰士。到了部隊,他的工作始終與寫寫畫畫聯系在一起,從辦黑板報到寫機關公文,他的童子功書法特長得到了充分發揮。幾十年來,他一直在駐新疆部隊宣傳部門工作,與文字打了半輩子交道;即使擔任部隊團級單位政治委員,也將大部分業余時間投入到書法藝術上。他先后無數次臨寫過王羲之的《蘭亭序》、顏真卿《祭侄文稿》、柳公權《玄秘塔碑》、米芾的《蜀素帖》、王鐸《王覺斯草書真跡》等書法名帖。碰到好的書法石碑,他會順著碑文文字搖頭晃腦用“頭”書寫一遍,同時右手在口袋里比比劃劃直到爛熟于心才會離開。

    恩儒先生對書法藝術的喜愛到了癡迷的程度,但他從沒想過要當一名書法家,也沒有刻意加入有關書法組織。研習書法,僅僅是他豐富業余生活的一種高雅方式,故而他的書法藝術造詣鮮為人知。2009年的一天,新疆藝術學院一位教授看到剛剛退休的侯恩儒幾幅書法作品,眼前一亮,贊賞有加。他認為恩儒先生的書法藝術水平已經達到了專業的高度,建議他去杭州的中國美術學院進一步深造,碰撞些現代書法藝術靈感。接受教授的建議,他來到中國美術學院專攻書法。在專業老師的悉心指導下,他再次認真臨摹了漢簡、隸書、唐楷以及宋元明清等歷代書法大家懷素、米芾、王鐸、文征明等人的傳世法帖,從漢隸的端莊古雅、北碑的雄強開張、王羲之的風流、歐陽詢的險絕、“顏筋柳骨”到顛張醉素的狂放不羈、蘇東坡的蒼勁豪放、米芾不加修飾的 “刷字”、趙孟頫的秀媚、鄭板橋的亂石鋪街等等中汲取了豐富的營養,書法理念也進一步更新,進而破繭成蝶、浴火重生,逐漸走出了一條具有自己個性特點的書法藝術之路。

    近些年,他的書法作品多次參加省、市、區和軍隊各類書法作品展并屢獲大獎,他題寫的橫幅、匾額等被懸掛、鐫刻在新疆、陜西、四川等地的許多公共場所和民宅雅室,他的《沁園春.雪》巨幅草書作品被新疆軍區收藏并懸掛在辦公大樓二樓的正面墻壁。2016年,在部隊領導和新疆書法界有關專家的支持下,“侯恩儒書法作品展”在烏魯木齊成功舉辦,受到業內人士和書法愛好者一直好評。

    臨江不羨飛帆勢 下筆長為驟雨聲

    恩儒先生書路很寬,真草隸篆行諸體皆能,風格多樣。小楷勁健方正,端整典雅;行書剛柔并濟,蒼勁有力。以楷書行書為基礎,其草書奔放瀟灑、大氣剛毅,融入了自己對二王、懷素、米芾、王鐸書韻的理解和對筆法、節奏、線條、結構的美學追求,同時融入了大西北軍人的陽剛英武之氣,令觀者耳目一新。

    點畫線條極具力量感。力量感,是點畫線條在觀者心中喚起的力的感覺。而力量感的產生,則是書法家的內稟氣質與紙筆結合的產物。東漢大書法家蔡邕在《九勢》中對點畫線條的力量感作了專門論述,他指出:“藏頭護尾,力在其中,下筆用力,肌膚之麗。故曰:勢來不可止,勢去不可遏,惟筆軟則奇怪生焉?!倍魅逑壬钪O此理,習書之初,即嚴格按照傳統規范,用筆欲左先右,欲上先下,藏頭護尾,使筆畫留得住,行得開,積點成線如“屋漏痕”;書寫過程中,凝神靜氣,筆筆送到,力求“錐畫沙”的效果;轉折處,提案分明,從不妄生圭角。如此長期堅持,筆下線條蒼勁老辣,渾圓淳和,溫而不柔,力含其中,于不經意的飛騰跳擲中表現出雄強樸厚的書風個性。

    恩儒楷書、行書用筆以中鋒為主,間以側鋒;方筆、圓筆,提按、頓挫灑脫靈活,一任自然;轉折或以圓筆暗過,順勢而下,或以頓筆裹鋒逆筆完成,提按、使轉、方圓、疾徐變化多端。草書揮灑,則情隨筆走,恣肆狂野,或雍容遲緩,或電閃迅捷,構字不拘一格,縱橫跌宕,變化莫測,表現出撼人心魄的雄渾氣勢。

    他的不少作品,如《唐詩二首》《滕王閣序》等,墨色由濃及淡,由淡到枯,狂而不野,奇而不怪;間或用禿筆、渴筆,筆和紙接觸的時間和力度恰到好處,錯落有致,剛柔相濟,奇正相生,線條遒勁生辣,奔放流暢,似有千鈞的力量,給人以昻揚向上、壯美豪放之感。

    結字造型彰顯和諧感。漢字尚形,書法亦稱為“形學”。結字造型是書法唯美的基礎。元趙孟頫《蘭亭跋》曰:“書法以用筆為上,而結字亦須用工?!倍魅逑壬目瑫鴷ㄕ且浴肮ぁ倍@其美的。他幾十年創作的數千幅楷書中堂、扇面、團扇、橫幅、對聯作品,嚴格遵從前人“重心平穩,布白均勻,松緊適宜,主筆伸展”的書寫原則,將筆劃的長、短、粗、細、俯、仰、縮、伸,偏旁的寬、窄、高、低、欹、正等要素安排得妥妥帖帖,使字形秀雅和勁,妍美漂亮。與此同時,他在楷書中融入行味,將有限的空間別出心裁地進行分割組合,使結體富有變化,實現了造型的和諧之美。

    清人馮班在《純吟書要》中說:“結字,晉人用理,唐人用法,宋人用意?!倍袄怼薄胺ā薄耙狻辈粌H體現在楷書書寫中,更體現在行書與草書創作上。恩儒先生將晉唐宋人的“理”“法”“意”融為一體,在行書和草書的結字造型上進行了有益的探索,首先處理好“主”與“次”的關系。對行書中的每一個字、草書中幾個字組成的字組,他都會把握其主筆或支撐點并重點寫好主筆,強化這個字或字組的神態風姿,為余筆所拱向,使字與字或字組產生緊密的呼應關系。立定主筆,其余皆呼吸相通。其次,處理好“欹”與“正”的關系。著力寫好欹側之筆,欲左先右,欲揚故抑,增加跌宕跳躍的風姿和駿快飛揚的神氣,然后借助平正之筆 “似欹反正”,鼓其氣而暢其勢,遏其勢而救其墜,進而在一個更大的范圍內取得新的平衡與和諧。第三,處理好“違”與“和”的關系。所謂“違”,即字中點畫之長短、粗細、方圓,參差不一,互不相同;所謂“和”,即書法家通過用筆,影響、矯正“違”之點畫,達到“和”的目的。恩儒先生的行書、草書創作,擯棄“求穩怕亂”的定勢思維,在平正中造成某種險絕之態,在統一中求得某種有序變化,從而造成“違”的態勢;然后,通過“和”的方法約束過分的“違”筆“違”劃,最終達成孫過庭所說的“違而不犯” “和而不同”的藝術效果。正因為他正確處理了上述三個關系,他的書法在追求點畫精嚴的基礎上,實現了結體的別有意趣,使作品呈現出剛勁活潑的總體風貌。

    章法布局凸現節奏感。清人蔣驥在《續書書法》一文中說:“篇幅以章法為先,運實為虛,實處俱靈,以虛為實,斷處俱續。觀古人書,字外有筆、有意、有勢、有力,此章法之妙也?!倍魅逑壬凇罢路ㄖ睢鄙舷铝撕艽蠊Ψ?。他在創作之前,先對紙面黑白分割進行全局謀劃,做到心中有數;創作過程中,綜合運用“筆勢連接”和“體勢連接”的方法將書寫內容表達在宣紙上。如在作品《念奴嬌.赤壁懷古》中,“大江東去”幾個字,就是依靠書寫的連貫性將所書內容“筆勢連接”起來的;而“江山如畫”幾個字,則是依靠字形之間的穿插、錯位、融合,打破單字局限,融幾個字為一體的“體勢連接”。其他的詞句,靈活運用兩種連接方法隨機生發,從而形成豐富多彩的起伏變化,同時形成流暢優美、扣人心弦的節奏韻律。

    運用“體勢連接”形成節奏段落,是恩儒先生草書創作的一大特點。如作品《將進酒》《涼州故人》等都是運用這種方法的典范?!稕鲋莨嗜恕吠ㄟ^多次行筆停頓或蘸墨停頓,形成一個個諸如“江漢曾為客”“ 相逢每醉還”“ 浮云一別后”“流水十年間”等等的“體勢連接”段落組合。整幅作品不是以單字的形式“筆勢連接”的,而是連綿的牽絲引帶組成了一個個平穩的“體勢連接”段落;眾多的段落欹正相輔相成,氣息相通,字形大小參差,墨色濃淡變化,錯錯落落,扶老攜幼,將作品組成一個富有節奏韻律感的有機整體。

    書法藝術必須具備富于魅力的空間美,才能從總體上實現錯落有致并令觀者回味無窮。而空間美主要體現為章法布局的“計白當黑”。恩儒先生的草書創作,除處理好字間的布白關系外,行間的空白處理也可圈可點。他常常運用夸張的手法將字與字、組合與組合之間的欹正、大小、濃淡、松緊拿捏得恰到好處,橫斜疏密,各有攸當,上下連延,左右顧矚,八面四方,有如布陣;同時通過巧妙的行間留白以及印章點綴,形成上下左右延綿不斷、如詩如畫的節奏韻律,使得靜止的紙墨表現出動態美,整篇作品筆畫盤旋、跌宕起伏、氣韻流動而龍脈不斷,音樂的節奏與激情不可抑止。

    千流萬溪歸大海 藝術原本是一家

    書法、繪畫、音樂、舞蹈甚至劍術、太極等等,內在都有千絲萬縷的聯系。杜甫在《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并序》中記載:“昔者吳人張旭善草書帖,數嘗于鄴縣見云公孫大娘舞西河劍器,自此草書長進?!鳖佌媲鋭撟鳌都乐段母濉窌r,血淚滴于筆下,浩氣充于文間,字形大小參差,線條濃枯相雜,感情奔瀉騰涌,筆下文稿猶如命運交響曲。這些永載史冊的真實故事充分說明,藝術在本質上是相通的。音樂舞蹈能給書法藝術以靈感啟迪,書法繪畫同樣能給音樂舞蹈以藝術營養。

    恩儒先生興趣廣泛,多才多藝,不僅書法造詣很深,而且對繪畫、音樂等藝術門類也有一定的涉獵。這些藝術元素在他身上融為一體,音樂的節奏感有效地促進了他的書法藝術的精進;書法藝術的虛實相生、跌宕多姿像音樂舞蹈藝術一樣,在更高的層次上表達了書家情感的起伏變化,感動自己的同時,喚起觀者的情感共鳴。

    恩儒先生還喜歡收藏秦磚漢瓦,尤其喜歡這些古董上面精美的文字、奇特的動物形象和華麗詭異的圖案。他經常將這些精美的圖案做成拓片,用于書法作品的裝飾;對于自己特別喜愛的秦代畫像磚和漢代瓦當上的青龍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以及各種動物、植物紋樣,如龜紋、蚊紋、豹紋、鶴紋、玉兔紋、花葉紋等等,他會綜合其藝術元素手繪成印章。這些印章,不僅于方寸之間濃縮了視覺藝術與空間藝術的精華,而且將刻印過程中沖刀的勢如破竹、形成線條的挺拔酣暢和切刀的積點成線、刀痕的崩解融合、線條的波磔交錯全部表現了出來,形成濃烈的金石感。他將這些精心手繪的印章圖案置于宣紙頂端或其他位置,增強了書法作品的蒼蒼古意和特殊魅力。

    書法是一門遺憾的藝術,尤其對于恩儒先生這種追求完美的藝術家而言,更無滿意可以自慰。幾十年來,他付出無數精力,創作出無數作品,但幾乎每一幅他都能挑出毛病,所有已經完成的作品他都認為不盡如人意。他因此總能讓這些不完美將自己折騰得寢食難安。作為旁觀者,筆者并不認為這是藝術家的故作矯情,而是認可藝術確無止境。相對于歷史上的書法大家,恩儒草書在章法布局的疏朗性、印章使用的靈活性等方面,仍有提升空間。

    贊賞恩儒先生對自己書法藝術的永不滿足。祈愿他在書法藝術的探索中走出一條新路。

    二〇二一年十月十八日于古都咸陽渭水之濱

    侯恩儒,1957年生于陜西省扶風縣,曾任新疆軍區某部政委,著名軍旅書法家。自幼受秦文化熏陶,從臨摹碑帖入手,學古人規矩,取各流派風格,獨創出自己的書法韻律。小楷勁健方正,端整典雅;行書剛柔互濟,蒼勁有力;草書大氣毫放,灑脫自如,富有節奏感。作品數次入選軍內外書法展并獲獎,藝術成就被國內各大媒體宣傳報道,并出版《侯恩儒書法作品集》。

    好了,關于萬壑千巖奔腕下 落紙云煙勢若虹——侯恩儒書法藝術賞析的分享就到這。

    版權聲明:轉載此文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,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,我們將及時更正、刪除,謝謝您的支持與理解。

    一级a爱大片免费视频
    <em id="fleml"><span id="fleml"><pre id="fleml"></pre></span></em>
    <button id="fleml"></button>
  • <span id="fleml"></span>